海南日报数字报

  ■ 陈恩睿

  感恩河系海南第五大河,从我老家村子南边约2公里处穿越流淌。有人也把她称为雨龙河、感恩水,但老家村民习惯称她为“南边溪”。感恩河发源于东方市山猪岭,从深山谷里,蜿蜒曲折,涓涓汇聚,上游由南向北流,后折向西流,穿越感恩平原腹地,然后,恋恋不舍地流向北部湾。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读小学时,感恩河是村里重要的草场之一。我们放牛孩子三五成群把牛赶到那里,将牛绳紧紧地扎结在牛角上,安排牛吃“自助餐”后便抓鱼去。古人有话,“水至清则无鱼”,但清澈见底的感恩河,那鱼儿却一群群地游来游去,逍遥自在。一会上游,一会下游。大的、小的,长的、短的;黄的、白的,有鳞的、没鳞的……我们追赶,时而棍子打水,时而石头扔砸,可鱼儿闪得极快,看着、看着,追着、追着,便无影无踪了。或已进入了深水区,或已钻入了沙子里,让人摸不到头,甘拜下风。

  还是大人厉害!有的抓着抛网,走几步,停下来,细细看,然后迅速将网“发”地撒入水里,没几分钟,又“嘻嘻嘻”缓缓拉收;有的提着三角网,走来走去,看来看去,甚至奔跑起来,时而“吓”地将三角网插入水里又“吓”地迅速腾起,有时则“碰”一声直盖水面,然后抓摸起网盖住那片水域;有的在浅水处垒起小小沙坝,确定位置开洞安装竹料编制的特别设施,顺水、逆水都安装上,然后拿起棍子分别在上游和下游打水赶鱼……大人这些捕鱼的场景,让我们大开眼界,深受启发,同时得到了一种极致的快乐。

  放牛时在河里抓鱼,我们不像大人那样卓有成效,但收获也不小。本来,中午放牛的这段时间较为难熬,度分如日,但来到感恩河里,我们逐鱼如戏,感觉时间过得特别的快,不知不觉中,暮色四合,该赶牛回家了。

  中午放牛吃草这活儿,或毒日下,或雨中,或寒风里,太大的辛苦谈不上,但一个中午下来,一身疲倦。因此,下午上课时,我几次旁若无人地进入了梦乡。有几回,老师因材施教,有针对性地给我上了“摸耳课”。有几次,因放牛的事与父母亲怄气,甚至不吃午饭就放牛去,表示不服。但当带着闷气将牛赶到感恩河边,看见同来放牛的孩子轻松哼起歌儿,看见那青绿的草地,看见那宽阔的河床,看见那弯曲流动的河水,看见那快乐飞翔的鸟儿,呼吸着那清新的空气时,顿觉心里无边无际的,想了想,便理解了父母亲的安排,体会到孩子的担当,闷气便消除了。“人是环境的产物”,说得多么正确!

  村里老人说,感恩河水是天水,村里井水是地水,喝天水比地水清甜益身,女人喝了皮肤白,男人喝了身体壮。在放牛的孩子中,有男孩有女孩,男孩比女孩多。感恩河简直成了我们放牛孩子的一个天然大水缸。放牛时,我们经常喝感恩河水,渴也喝,不渴也喝,喝而不腻。有的手捧水喝,有的直接喝流水,有的用树叶舀了水喝,有的装进葫芦壶里慢慢地喝……每一次喝上两三口,便觉透身清爽,随之,疲劳被驱散了,身体也陡然有了力量!

  村里的老人,常给孩子们讲述感恩河的故事。老人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村庄很大,有很多山岭、山坡,但缺水,水贵如油,地大而物少。老百姓生产困难,生活艰苦。有一天,老天公知晓了实情,发了慈悲,连续下了十多天大暴雨。平地、山坡处处“水漫金山”。在这个时候,从山里又涌出很大的山水,特别凶猛,势不可挡,冲越山岭、山坡,冲破平原,造出了一条明晰的水路,形成河流,得以润泽平原。古往今来,平原应水生灵,一片生机勃勃;百姓耕作积极,生活不断改善。

  老百姓感恩戴德,就把这山里来的水,天上降的水取了名字,叫做感恩水,把这弯曲、宽窄不一的水路叫做感恩河。老人说,感恩河穿越过的地方,都是老天公的善行,同时,也在告诫村里人:要像这河水般,知恩图报。放牛孩子之间,要相互帮助,齐心协力,守住感恩河的清澈……几十年了过去了,岁月悠悠,白云苍狗,老人的话却至今在我耳边萦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