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的烦恼:不签劳动合同、公司以罚代管

  娄宇表示,我国的社会保险建立在劳动关系的基础上,除了非全日制用工不强制参加职工社保外,其他都要按规定缴纳。而非全日制用工则要求每天工作时长不超过4小时,每周工作不超过24小时,快递行业的工作时间一般都会超过这个上限,绕开社保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对于用人单位而言,不缴社保,可以节约用工成本,对于劳动者而言可以多获得一些收入。因此,用人单位不给劳动者参保或不足额缴费的现象很普遍,尤其是劳动力密集型行业更加明显。”

  寇英杰律师代理劳动关系争议案件多年,在她看来,作为劳动关系的一方,快递从业者自身也要加强法律意识。“首先一定要注意签订劳动合同。平时和老板的聊天记录、转账信息也要做好留存,必要时可以作为证据。”寇英杰说,快递人员在发现权益受损之后,要第一时间去劳动监察部门寻求保护。

  “息事宁人”的赔偿

  “除了加强各种形式的普法宣传之外,还可以考虑建立欠薪保障基金。”娄宇说,可以通过强制用人单位缴纳欠薪保障费,以及财政补贴和其他途径筹集来的资金形成基金。当用人单位拖欠员工工资时,由主管部门用欠薪保障基金向员工垫付一定数额工资。“目前深圳等地区已经在实践运行。”

  “如果快递公司埋怨我们入职没有尽到审慎的义务,没有对王明强的身份好好核查,那作为一家公司,为什么不能监督好王明强呢?”徐飞扬在法庭上这样质问。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快递员虽然工资不高,罚款却不低。北京鸿运广通有限公司与记者沟通的人员称,快递员如果遭遇服务类投诉,罚款500元起到5000元不等。其他类的投诉,一条罚款50元。在不少招聘快递员的公司页面下,不时能看到“挣的不如罚的多”的评论。

  寇英杰律师表示,如果劳动者有打卡、考勤、签到等相关记录,能证明工作时间超过八个小时,请求支付加班费比较容易被支持,但这在快递行业很难做到。“这并不是因为劳动者是计件工资而不被支持,而是缺乏证据。对于快递员来说,举证太难。”

  没有加班费,动辄罚款数百元

  北京申通快递花乡营业部的张经理表示,他们的快递员送一单的价格为1.3元,也是计件算钱。“从早上七点出发上班,什么时候派送完什么时候工作完成,大概在晚上八九点钟。”

  3月19日,和刘明一起同意以调解结案的,还有温珠、徐飞扬、王明浩(均为化名)三人。和刘明一样,他们也是王明强招来的员工,同样被拖欠工资,只是职位不同。温珠是客服,徐飞扬和王明浩是后勤,偶尔也配送快件。他们四人曾到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维护权益,巨汇快递公司不满仲裁机构作出的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结果,将四人告上了法庭。

  娄宇认为,一个运行良好的快递员权益保障机制,同样有助于快递行业的合法健康发展。“未来除了要强化劳动法的执法,还可通过探索快递行业的集体协商制度等为快递从业者的权益保驾护航。”

  记者注意到,这并不是快递公司第一次以劳动报酬垫付的名义支付快递员一部分工资。在武汉市中院审理的快递员要求确认和武汉圆通速递存在劳动关系案件中,圆通的分公司也曾以这种方式支付原告的工资。

  “送一个快递不管大小1.5元,每天要送200来件,遇到购物节任务更重。从早上六七点钟到晚上八九点钟,就没有停歇的时候。”刘明说,无论干到多晚,单位也从来没有加班费一说。

  寇英杰告诉记者,补缴社保没有时效限制,劳动者可随时去劳动部门投诉,要求单位补缴。如果是社保部门通知单位补缴之后,单位仍然拒不执行,将会承担行政责任。

  “除了辅助性工作岗位不容易清晰界定,用工单位有更多的解释权之外,其他标准都很难绕过去,可以说,用工单位使用劳务派遣制度的空间已经不大。”娄宇说,目前来说,劳务派遣不是快递行业长久用工之计。

  消失了的“五险一金”

  西北工业大学法学系副教授李亚娟认为,从市场主体的自由经营权角度来看,只要不违背国家法律规定,经营者对经营方式的创新都会得到法律和社会的认可。快递业采用加盟、承包的方式,实现了行业的快速扩张,也适应了目前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形势。但企业总部需要对加盟商、承包商进行严格把关。比如说,个人作为自然人,是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不能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

  转移成本和风险的加盟制

  那么,如果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话,如何确定双方构成劳动关系呢?

  于潇崔晓丽

  在中国政法大学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娄宇看来,快递行业使用劳务派遣工,目的是节约人力成本,但是劳务派遣制度会对劳动者权益造成很多不利的影响。按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制定的《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用工单位只能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使用被派遣劳动者。

  没有“五险一金”令快递小哥倍感失落,长时间的劳作没有加班费、动辄罚款数百元也让他们有苦难言。